禮物

沒想到第一次發機甲組的文會是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歡樂到我都懷疑這到底是誰寫的(ry
歸根究柢,因為官網更新的角色情報才有這篇文的誕生
艾妲收集寶石的興趣實在太微妙,不借題發揮一下對不起自己(乾
生日和年份的考據是認真的,但是工作的內容和配置是腦補的(準備被打臉

-3391年 春-



  佛羅倫斯最近很奇怪。

  大概是兩週前吧,某個晚上直到熄燈前佛羅倫斯都沒有回來。這種情況也不是第一次了,偶犯的話或許還能瞞混過去,畢竟護衛的工作並非總是都能準時結束。但是就艾妲所知,當晚佛羅倫斯並沒有額外的工作,要是上頭追究下來可是難以解釋……。真是,就只會給人添麻煩。

  就在艾妲考慮是否要外出打探時,那個令她操心的傢伙總算出現了──拖著大大小小的傷,看起來就是剛和什麼人狠狠打了一架。不,從傷勢看來,說不定還是群體鬥毆。

  『嘛、別操心了,就是路見不平稍微多事一下而已,又不會少塊肉。我也沒穿制服,你擔心的名譽絲毫無損,就別囉嗦啦。』
  分明胡扯。然而無論她如何追究,佛羅倫斯只肯給出這樣的解釋。

  在那之後,她老是感覺到她異常熱切的視線。有時是側臉、有時是手背,而當她每次回過頭去,都只能看到她像個沒事人一樣、掛著比夏日陽光還灼人的燦爛笑容。
  唉。這種感覺,真是怪不舒服的。

  「艾妲、怎麼了?」聽見隨扈那彷彿老了十歲的嘆息,亞歷山德莉安娜公主抬起頭問,稚嫩的聲音流露擔憂。
  「唔,我沒事的。」艾妲一愣,猛然覺得不妥。竟然一個不慎就把私人情緒帶進工作了……「抱歉。」
  「沒事就好。母后說,女人常常唉聲嘆氣會變老的唷。」
  「是。謹遵教誨。」
  因為這番嚴正的回應,艾蕾可咯咯地笑了。跟在公主身後的艾妲也被感染,帶著淺淺的微笑一起踏入用膳廳。



  「艾妲,我有東西要交代給你。」
  晚膳結束後,奧古斯特女王突然將艾妲喚至身前,形容嚴肅地說。這讓艾妲感到受寵若驚,同時亦對將被交付的任務既期待又敬畏。
  「陛下所託付的物品,艾妲必當全力守護。」艾妲單膝跪下,謙卑地垂首預備接受任務。

  「如此甚好。」女王輕輕揮手,一旁的僕從便跟隨指示將一個小絨盒遞至艾妲身前。在僕從展示內容前,女王又追加補充:「你可得好好保管啊,因為這可是重要的、十八歲生日禮物啊。」
  「生日快樂,艾妲!」一旁的艾蕾可也開心地送上祝賀。

  艾妲驚惶地抬起頭,打開的絨盒中躺著一枚紅寶石胸章,雖然是軍禮服配備的制式式樣,但上頭鑲嵌的寶石和配給的那種玻璃仿造石完全不是同個檔次。在廳堂莊嚴的黃光下,純白襯底突顯出紅寶石的熠熠生輝,光澤晶亮而內涵深邃。

  「我…這種人怎能……不,我不能收這份禮。」艾妲仍然驚魂未定,就連推辭也顯得不夠堅決。
  「你就坦率地收下吧,不然艾蕾可可是要生氣的,是她說無論如何也想給你送份禮。」
  「母后大人!」艾蕾可對於母親的背叛感到有些羞惱,忍不住大聲抗議。
  「收下它,別讓我說第三次。」奧古斯特女王露出寬容的微笑,語氣卻含著不容質疑的威嚴。

  「今後繼續為我魯比歐那效力。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現呢。」
  「……是!」艾妲顫抖地雙手接過絨盒,再度低頭喝應著。

  「還有一件事。」和先前的語調相比,奧古斯特女王的聲音變得較為柔軟,
  「你確定不恢復仕女的身分,繼續待在軍中服務嗎?艾妲‧拉克蘭。」

  女王在提到她的氏名時意有所指。然而艾妲不為所動,僅只是謙卑地低著頭,戰戰兢兢地回應:「稟告陛下,艾妲早已有奉獻此身的覺悟。我以為王國服務為榮,請讓我和父兄一樣,繼續為您、為魯比歐那效力!」
  「很好。」女王的面容閃過一絲不忍,但很快地就被更大的讚許取而代之。「公主將隨我回去,今晚你可以退下了。」

  艾妲就此告退。懷揣著承載滿滿重視和恩情的盒子,滿腔奔騰的激昂直到遠離主殿之後仍舊平復不下來。



  佛羅倫斯在宿舍的走廊來回踱步著。
  和其他同儕相比,佛羅倫斯算是個幸運的傢伙,能從定期輪派中抽到令人妒羨的『上上籤』。她所負責的那位大人另有親信,壓根不理睬她的存在,也讓她比別人有更多的機會可以離開職守卻不被直接歸罪。

  就好比說現在,她甚至可以提早開溜、埋伏在某人的寢室前等人歸來。

  時間的流逝讓佛羅倫斯來回的步伐漸趨煩躁,越想越不對勁。就算是下崗之後才溫吞地用晚餐,也早該回來了吧?難道說她又龜到機庫去了?那個裝甲獵兵笨蛋……雖然自己也沒資格說就是了。應該要去那邊看看嗎?但是兩頭撲空的話更糟啊。
  思緒越理越亂,佛羅倫斯摸摸褲袋,打算借助老方法讓她鎮定下來。才推出一股白色細管,手中的菸盒立刻被什麼人奪走。
  「說過多少次不要在室內抽菸。」和熟悉的聲音降臨的是熟悉的責難,只差沒有連手刀也一起駕到。
  「忘了嘛。」佛羅倫斯乾笑著伸出手,從艾妲那領回她重要的菸塞回褲袋。
  「有東西給你。」她搶在她詢問來意之前先說明,「接好!」

  佛羅倫斯朝艾妲扔出一枚小小亮亮的物體,而她穩妥地接住。佛羅倫斯到底想幹嘛?明明才隔個三步,好好地拿過來不行嗎?艾妲困惑地打開手掌,上頭躺著小小一顆質樸的球狀晶石。

  「就是那個啊,生日快樂啦。搭檔。」彷彿擠出了一年份的話,佛羅倫斯說完後便近乎虛脫地往一旁處張望。雖然終於送出去的現在讓她輕鬆得想立刻逃回寢室,但果然還是想知道對方對禮物的看法。

  艾妲沒有看見搭檔的窘迫。她以另一手的食指在掌心輕推那漾著虹彩的晶體,渾厚而內斂的純白色澤,在改變角度後應和光線閃動著海藍、水綠、粉紅、金黃的各色光輝,盡情展露高貴而多變的身姿。不會錯的,這是──

  「這是蛋白石。」艾妲對搭檔露出微笑,「我有點訝異你會挑這種寶石,很特別的選擇。」
  「不行嗎。」事實上佛羅倫斯對寶石一點也不了解,說穿了只是因為店家的推薦才買的。她才不想說是要送人的,省得被狠狠敲詐。老闆只得根據眼前的客人旁敲側擊、做出最適合她的推薦。佛羅倫斯聽到寶石名稱時的反應是很遜,但見到實品後立刻收回了先前草率的評論。

  「又沒什麼不好,反正挺美的。」
  「是的。」艾妲由衷同意,卻仍未放過對方,「但容我提醒,你送我的這個可是裸石喔?」
  「有什麼問題嗎?」佛羅倫斯立刻反駁,「我哪知道你到底喜歡耳環、項鍊、還是手鐲什麼的啊!再說真的送了你八成又會嫌首飾不切實際,乾脆讓你自己想辦法!」
  「反正、你就只是喜歡晶晶亮亮的東西而已吧。」跟個小女孩一樣。佛羅倫斯賭氣地想。

  艾妲噗哧地笑了。雖然對『只是喜歡晶晶亮亮的東西』頗有微詞,但掌心握著的畢竟是對方用心思考後準備的禮物,從她完全說中實用性的猜測可以看出來。

  「不過、真的要送我嗎?」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艾妲開口確認。
  「傳說蛋白石若由非所屬月份出生的人持有,會遭受到連串的厄運。或許還是該由葡萄月的你持有比較好?」

  佛羅倫斯是真的受到了驚嚇。這種事老闆怎麼沒說?該死,仔細想想當初說是自用,被推薦符合自身的誕生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她突然有些懊惱早知道就該老實承認。
  「不喜歡就算了。哪,」佛羅倫斯惱怒地撇嘴,「還給我。」真想不到艾妲居然會是這麼迷信的人。

  「不,」艾妲將捏著禮物的拳頭收在胸前,斂眸頷首,接著直直迎向她的目光,「我確實地收下了。謝謝你,佛羅。」
  「……一下嫌棄一下又說要,你很麻煩啊。」
  「不麻煩,我真的很喜歡。但是你是否可以告訴我了,你哪裡弄來的錢買這個的?」
  「那個、就別追究了,我自有辦法!」
  「佛羅倫斯!」
  就只有這種時候跑得特別快。艾妲嘆口氣,立刻又警覺地搖搖頭當作剛才的嘆息沒發生過。她開門回到寢室,倒在窄小的硬板床上,將口袋中和掌心的兩份重禮安在床頭,感覺到暖暖的幸福感漾滿心中。



「-完-」



*3391年春:
艾妲的生日花月29日,在法國共和曆中屬於春天。另R1中提及3394年時是20歲,因共和曆的季節是秋冬春夏,推算回去3391年春時為足18歲,3393年春時則足20歲,接著就到了3394年冬(R1日期)。
*葡萄月:
佛羅倫斯的生日葡萄月19日,換算成西曆大約是10月10日,而10月的誕生石是蛋白石。但基本上選蛋白石完全是作者私心,和佛羅的關係只是無意間發現的巧合(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