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犯(試閱)

CP:辛巴達 X 賈法爾

《征海之王》辛巴達總攻本的篇章試閱。
詳細請洽預定表單
  辛德利亞的晚風很和煦,挾帶的水氣越過島邊的岩壁後逐漸乾爽,最終只剩下南海的恩澤拂往城中。這就是辛德利亞:溫暖的氣候、豐饒的物產,未開之地的夢想之都,一年到頭都洋溢著活力與熱情。而今晚因為臨時的慶典,更讓國民的欣喜和熱絡達到高峰。

   宴會的主角是攻略了撒共迷宮的英雄──四個年輕的小夥子──這在辛德利亞是史無前例。若是以往,在這樣場合接受歡呼的會是他們的辛巴達王,然而王今天只是召集人而已,這讓居民們覺得很新鮮。雖然新鮮,接受這個事實卻沒有任何猶疑;他們的王已是那麼地強大,不需要新的稱號來錦上添花。這是不是代表新生代的力量即將為國家注入新血呢?酒桌邊一群人興奮地高談闊論,懷抱的激昂情緒絲毫不讓於氣氛的熱度。

  理想的、日常的、誆唬的各色對話在場內此起彼落,喧鬧歡騰可比謝肉宴。辛巴達王遠離宴會的中心,獨自一人在高處的特別席注視他的子民。王就著月光,輕輕晃著盛滿酒的銀杯,目光隨意逡巡在幾個在意的集結點。方才他所交談的少年已重新加入夥伴,繼續享受宴會。

  那場談話算是失敗的。是他太過急躁了嗎?還以為至今為止的款待應該能順利達到目的才是。辛巴達開始心不在焉,仰起頭,本欲吐出的嘆息卻被接近的腳步聲逼了回去。

  「唷,忙完啦?」來人的聲息極端沉靜,帶著他熟悉的韻律。

  「還不是託您的福。」賈法爾重重地替王吐出方才嚥回去的嘆息,「真是,慶祝宴什麼的…平白增加我的工作量。被裘達爾那傢伙一攪和,大亂的議程都還沒處理完,還有城牆和結界的修繕…」

  「你是指被你一屁股撞壞的那面牆嗎?我看留著倒也挺好,給小子們瞧瞧賈法爾大人的堅韌、以及得罪他後必會落得和牆一樣的下場。」
  「無聊。搬弄是非的事,請留在書裡寫就好。」

  賈法爾,前暗殺者,現任辛德利亞政務官,他最初也最得力的眷族。曾經他們也有不能互相理解的時候,然而如今,辛巴達時常驚異於他的嘆息總是與自己同調。他看著他的雙手一如往常地在袖下交疊,高度比平時頹喪幾分,他想那代表妥協。

  「嘛,明天再找雅姆萊赫處理吧,毀損的只有防禦部分,目前暫且謹慎一點便是。」
  他沒猜錯。「都交給你處理。」
  「就知道您會這麼說。」


  他是最接近辛巴達王的幾個眷族之一。甚至可以說,他這一生泰半都處於和這男人牽扯不清的狀態──說好聽點是患難與共。在結識這人以前,他從來不曾想過命運可以有其他選擇,更不可能想到這意外的分歧竟將他推至現在的位置。

  賈法爾遠遠就看見了:王為他留了一個位置。若是以前,他可以很自然地同桌共飲,像是任何一組冒險夥伴。然而現在以他的身分,他不能,至少不能那麼理所當然。

  是啊,只餘下一個位置。當年他還是四人組中年紀最輕的成員。隨著建國事業逐漸安定,席那赫霍和德拉龍也逐漸退隱,各自找到了歸宿。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群夥伴已不再促膝長談人生、夢想這類國事以外的事。

  他將思緒從回憶裡抽離,移步到對桌,俯瞰著下頭熱鬧的人群。

  也不是不理解這場慶功宴的用意。煌帝國神官的開戰宣言在宮中投下一記震撼彈,不只是辛德利亞眾臣,就連對方陣營也顯得畏畏惶惶。撒共迷宮的攻略者們凱旋歸來,剛好成為化解尷尬氣氛的絕佳藉口。

  現在所有人需要的便是一場狂歡、一陣麻痺。就算再怎麼猜疑,在鬧騰的氣氛中也只能暫時擱置一旁,如此能為他們爭取不少時間。不過,這終究是緩兵之計。

  「那麼、」他終究轉過身開口,「阿拉丁的反應如何?」
  他多少猜到王的懊喪從何而來。

  「啊啊,被甩了呢。」
  「請不要開玩笑。」
  「哈哈哈。別擺著那副恐怖的臉嘛、賈法爾?我可是滴酒未沾喔?再說我也不可能對小鬼出手吧──」

  他看著他誇張地展示手中的銀杯,喜孜孜的態度惹得他心寒。
  「停手吧,辛。」
  「欸?什麼?」『辛』一時之間聽不懂這話指的是什麼,難道說賈法爾…「這樣就生氣啦?」

  怎麼可能,這種事。他皺眉,冷冷地俯瞰他的王。
  「您不需對我作出如此戲謔的偽裝。」


  笑容從辛巴達的臉上消失。

  「坐吧。」他說。
  「是。」他依令。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