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ishness

CP:Hope X Lightning (Lightning Returns Final Fantasy 13)

連遊戲都還沒發售的我在幹嘛... 被打臉也無所謂了,好想趕快看到遊戲啊!

雖然沒玩過FF13系列遊戲,但是兩代的通關影片至少都看了3次以上!(得意什麼
13-2甚至瘋狂到和人一起截圖實況加吐槽w

喜歡Lightning也喜歡Hope。事實是13-1的角色全部喜歡。
還沒接觸劇情以前覺得HopeLight這組合很邪門(?) 真正看完故事之後完全被擊沉了...

總之本篇大概是HopeLight微糖少冰這樣,再甜我...下不了手(ry
名詞翻譯以中文官網為準(瓦爾哈拉除外抱歉)
情節和設定部分,主要來自推特等處逛來的試玩情報,以此為基礎作揣(妄)測(想)

還是先稍微補充一下Hope的狀態:
- 當Hope發現時他已經是少年的模樣。
- 在方舟之外,"Hope Estheim"在169年前就已失蹤。
- 雖然外表是個小孩,智慧卻過於常人(對不起),但內在仍然是FF13-2中那個主任。


  結束了死亡沙丘的探索後,雷光帶著滿身的風沙返抵整備處。由於此行收穫的輝力頗為豐碩,因此這點勞頓和髒汙她並不以為意。

  雷光,真名艾克蕾兒.法隆──現在已經沒有人叫她那個名字了。路希擊敗孤源、化身為諸神黃昏撐托住繭,那已經是千年以前的故事;如今還知曉這段歷史的人,恐怕已沒有多少。

  雷光停在一處偌大的遺跡前,確認了一下目前的時間:剛好準時。她還記得她初次見到這蕭條景況時震懾的心情,回想起來那也不過是數十小時前的事。曾經輝煌的人工繭『布涅貝哲』,背負著人類希望冉冉升空的樣子仍歷歷在目;若不是屢次打探到的情報都指向如此,她還真的很難相信眼前見到的景象。看來,以至高神『布涅貝哲』為名,雖然獲得了神的祝福,卻也招致了部分人類的猜忌吧。

  無論如何,這裡是神所賜予、專屬於她的庇護所。不需要招呼,傳送陣就如自動展開的禮物盒般,閃爍耀眼的光輝迎接她。雷光閉上雙眼,感受到舒心的光芒擁抱自己。


──6:00 AM,方舟

  「雷姐,歡迎回來。」少年搶在她之前招呼道,於是她僅回以淺淺一笑。
  「……我還是覺得『辛苦了』比較合適。」
  「唔,我想可以不用那麼拘謹吧?」少年歪頭思考了一下,接著綻放無邪的笑容,「在這裡時間不會流逝,可以暫時放下世界情勢的緊張。所以我想、讓雷姐覺得更有『家』的感覺會比較好。」

  「就照你的想法吧。霍普。」雷光輕輕揉了鬆軟的銀髮,便逕直往她回來一趟的目的──聖樹『優谷多蘭希爾』──的方向走去。
  「那個、雷姐!」霍普連忙叫住雷光,有些囁嚅地邀請,「我準備了簡單的早點,奉獻完輝力之後,請到客廳來。」
  而後者只是頭也不回地、揮揮手表示她知道了。


  ──雖然霍普稱之為客廳,但實際上根本就不會有所謂的「客人」來吧。
  儘管如此,那孩子還是費心張羅擺設、試圖營造出溫馨的氣氛,也使得這一區和方舟其他地方極端簡約白淨的調性形成強烈對比。
  雷光卸下配裝,換上寬適的服飾,在擺好餐點的位置坐下。突然閒了下來之後,便忍不住縱容思緒遊走。

  究竟是為什麼呢?
  曾經身為女神『艾特羅』守護者的她,竟會如此輕易地被至高神『布涅貝哲』接納,進而被選為拯救末日生靈的『解放者』。在她長眠的數百年間,人物變了、地貌變了、混沌幾乎要吞噬整個世界。唯一沒變的是神的冷眼旁觀,以及世界難以挽回的毀滅宿命。
  而她,『解放者』,將要改變這一切。

  雷光斜倚沙發,換了一個姿勢,唇邊掛著自嘲的微笑。在神所賜予的空間懷有這種想法,還真是大不敬哪。

  讓她同樣不能理解的是那個……少年。雖說這樣的變化就連本人也不清楚原因就是了。霍普在表面上並沒有顯露什麼負面情緒,然而實際上他心裡是怎麼想的,她沒問,也沒心思過問。
  她甚至偷偷有些覺得,這樣或許、也不錯?


  霍普‧埃斯特海姆的成長,她是看在眼裡的。
  雖然不是親自參與,但她確實在瓦爾哈拉見證了霍普各式各樣的改變──從沒沒無聞到掌握大權,從慘遭背叛到安然終老,在不可視的世界中,她望見了各式各樣的結局。而命運的流向造就了現在的霍普‧埃斯特海姆。

  『從瓦爾哈拉能望見一切。』──在聽到這樣的現象時,霍普曾興奮地追問那是什麼樣的感覺,眼中燃燒著異樣的光彩。遺憾的是,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那種事,這世上恐怕也沒有第二人能理解她的感受。因此,她只是輕輕地迴避了這個話題。

  人是會改變的。更何況是經歷數百年的光陰,甚至通曉了數千萬年的記憶?若說她還有什麼接近人性的情感,恐怕只剩下未償的心願而已。其餘的,早已被歲月消磨殆盡。

  也因為這樣,她才格外珍惜霍普現在的樣貌。因為,那是她僅存的、『身為人類時』的記憶──

  ──果然,我非常自私哪。


  「雷姐。」
  在聽見耳邊的輕聲軟語之前,她先是感受到環上肩膀的重量。
  「霍普。」雷光沒有回頭,卻也沒有甩開他的手,然而她輕喚他名字的聲音帶有嚴厲的力道;他立刻猜到她想說什麼。
  「配裝全數保養完成,下階段任務的簡報也已經準備好,隨時可以出發──如果、妳希望的話……」

  空氣中只剩下雷光輕輕放下瓷杯的聲音。


  從被那道光芒召喚起,外界已經過了十三個十三年。在方舟中,他足足準備了這麼長的時間。

  當雷光提到她曾經望見過他時,他迫不及待地詢問那是怎樣一回事。那股衝勁不只是出於研究的熱情,還包含他個人的私心。想讓妳知道我的努力。想看見妳驕傲的笑容。更想知道、在時空膠囊中聽見的聲音,是不是真的是妳。

  『說了你也不會懂的。』一如往常、十足雷姐的回答。

  他沒有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身為輔佐者,這種渺小的煩惱是不需要的;而年紀越長,越是有辦法找到新的煩憂填滿自己。
  如今,在他體內膨脹的不安,為的是其他原因。


  「可能的話、我也想保護雷姐。可是……」霍普的聲音已不帶有年少時的遲疑,話音漸緩乃迫於現實的無奈,「憑現在的我,根本沒法遵守約定──」
  「你只要像這樣等我回來就行了。」

  『……光是這樣、我怎麼可能會滿足呢!』──他多麼想這樣吶喊。然而到最後他只是徒然張著口,發不出一點聲音來。

  其實他也清楚的。他的力量並不完全,跟著作戰只會增添雷姐困擾而已。『布涅貝哲』賦予他的使命,是「在方舟守望解放者」。方舟提供他得心應手的環境,卻也形成囚錮他的牢籠。

  距離末日的倒數越來越緊迫,『解放者』的任務也一次比一次嚴峻。每次遭逢危機,他都不禁替雷姐捏把冷汗。然而,又有哪一次她質疑過他的指令?

  果然,只有他自私地在撒嬌而已。都是幾歲的人了。


  「對不起,我一個人亂扯了一堆。」霍普說話時將臉轉過一個角度,流雲般的髮梢蹭過雷光的臉頰。
  「……這一次,直到世界的盡頭為止,我來當妳的後盾。」
  「啊啊。你可得全力以赴啊。」
  「一定。」

  朦朦朧朧,雷光心中漾起某種懷念感,熟悉的默契來自遙遠過去的記憶。
  為此她輕輕地笑了。她自私地斂起嘴角,沒讓身後的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