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試閱)

CP:夏黃文 X 練紅玉

《A Whole New World》MAGI×BG向合本的篇章試閱。
詳細請洽社團官網
  夏黃文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他不應該在這裡的。如果當初他能放聰明點,現在也不會落到這步田地。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更注意陷阱;早知如此,當初就該請求更多支援。不,早知如此,打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任由公主以武者修行的天真目的不自量力地參與紅炎大人第三次的迷宮攻略。一回錯,步步錯。夏黃文回頭追溯錯誤的根源,到了最後已經不知道哪一步才是開啟毀滅效應的始作俑者。他只知道,雙手承載的生命該死地正在一點一滴流逝。

  紅玉公主,他尊貴嬌蠻的主人,就快要死了。

   夏黃文拖著沉重蹣跚的腳步在迷宮晦暗的長廊行走,閃爍的火光讓他倆恍惚的影子和周遭的鬼影混雜成一片,形成巨大的夢魘讓他已經艱難的腳步更加緩慢。滴答、滴答。他多希望那只是洞穴單純的水聲;然而不幸地,那是詛咒著懷中人兒的死亡倒數。汩汩的鮮血染紅了他的長袍也黏膩了他的雙掌,接著一路蔓延到行經的地面,儼然像一條嫣紅色的大蛇濕滑地溜過他的腰際、股間、足踝最後揚長而去。

  那幅畫面還歷歷在目。
  公主贏得很漂亮,然而迷宮生物的狡詐卻是眾人所未預料到的。在公主俐落地以魔裝化的金具給予最後一擊之後,本應倒下的巨人竟還有餘力進行報復的反擊── 將它得意的長矛粗暴地朝兇手扔去、然後貫穿她的腰腹。儘管他極力反對,公主還是不顧勸阻,憤怒地將深入身體的矛折斷、拔出,接著將它狠狠插在巨人猙獰的腦袋上,徹底結束它的生命。
  「愚蠢的東西,給我安分地去死吧──」他還記得她倒下前這樣說。
  他搖搖頭,試圖甩去那驚心動魄的畫面。抱著公主的雙手顫抖著,包含疲憊與對於事態無能為力的恐懼。儘管如此,他還是努力加快步伐追上主力部隊,希望那裡的醫官能幫得上忙。

  迷宮的攻略是條單行道,一旦進入迷宮之門,只有抵達終點是唯一能出去的方法;因此一般而言,迷宮攻略的隊伍通常會維持集團前進,除非前方的狀況不允許, 否則沒有必要浪費兵員留在後頭。在攻略的過程中,走過的路亦非完全安全,迷宮生物的行動是無從預測的,啟動過的陷阱也有復原的可能。有些人會嘗試破壞,然而並非所有陷阱都能輕易終止機能。他衷心希望主力部隊掃蕩過的道路仍然維持淨空狀態,現在的他可禁不起迷宮生物或陷阱的攪局。

  夏黃文暫緩腳步,調整姿勢,嘗試將公主逐漸滑脫的虛弱身軀往自己身上重新靠近,並儘可能不動到那怵目驚心的傷口。公主似乎因為挪動而輕輕呢喃了一聲,卻仍然沒有醒轉的跡象。若是公主清醒地哭鬧著疼痛也就罷了,持續昏迷不醒讓他非常擔心。公主在最後一擊用盡了魔力,傷勢又是這麼地嚴重,他想不出比這更糟糕的狀況了。在憂忡的煎熬下,他不禁暴躁起來。
  嘖……剛才派去探路的傢伙還沒回來嗎……。那個年輕而浮躁的小子是公主僅剩的幾名侍衛之一;說是說侍衛,實際上也就只能稍微耍耍槍招罷了,面對怪物根本不堪一擊。
  回音的變化讓他從憤慨中恢復警覺,他謹慎地繞過最後一個轉角,映入眼簾的是一處略為寬敞的穴室。左側牆面光裸,上頭爬滿的發光苔癬植物是唯一的裝飾。右側則陰暗而深不可測,隱隱約約傳來水珠墜入積漥製造出的滴答聲。正當他打算靠近勘查時,懷中的人有了動靜。

  「嗚嗯……」紅玉公主的聲音非常虛弱,「……夏黃文……?」
  「公主,您受傷了,屬下正帶您前往和主力部隊會合尋求醫治,請您配合。」
  「主力部隊……」就是說會見到炎哥了……?那她這副樣子可不成,「放我下來,我要自己走。」
  「不行。」夏黃文堅定地重複著,儘管他自己都懷疑他能堅持多久。
  「我很好,可以自己走!我命令你讓我下來!」

  紅玉公主仍然堅持己見,邊鬧著邊用那染滿血汙的手搥打他的肩,讓他已經慘不忍睹的外袍又多添幾個血印。好吧,以重傷患來說,公主未免太過有元氣。與其無謂地把力氣浪費在抵抗,不如相信公主,讓她試試看。
  夏黃文無奈地妥協。然而公主的腳尖才剛碰到地面,整個人又立刻垮了下去。
  「嗚……痛死了……」
  「就說別勉強自己啊!」真是,剛才精神的樣子是裝的嗎?還是說是遲發的痛覺導致?不重要了,現在要緊的是照顧好公主。
  「來吧,我帶您到旁邊休息一下。」這次公主已經沒有力量反抗,夏黃文很輕鬆地便打橫抱起公主,將其安置在牆邊。

  「您現在覺得如何?」夏黃文殷切地出聲詢問,一邊審視傷口的情形。他小心翼翼地揭開充當臨時繃帶的布條,發現暫時沒有再滲出血時鬆了一口氣。但為了避免接下來的走動產生什麼萬一,還是重新紮好比較妥當。
  「這不能用了。」他挑剔地檢視拆下來的布條──那濕濡蘸滿血液的樣子宛如某種貪婪的嗜血妖物──接著厭惡地扔到一旁。他嘆口氣並下定決心,撩起外袍將袖子乾淨的部分扯成像剛剛一樣的布條,重新替公主包紮。

  過程中公主沒有說一句話,僅是咬著牙和疼痛對抗,甚至沒有多餘的力氣別過頭。因戰鬥而擦出傷痕的臉滲出薄汗,紅髮和著血汙沾黏在額頭、臉頰上。夏黃文憂心地看著,害怕公主會不會因為劇痛而再次暈厥過去。
  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他心想。等公主稍微好一點後就立刻出發,追上前方的主隊。
  「公主,您覺得可以了就呼喚我一聲,我先去探勘環境。」
  「……嗯。」紅玉含糊一句算是回應。

  收到公主的回答後,他悄聲走開,心裡其實根本不確定那樣的疼痛是否有緩解的可能。他先是沿著左側的牆壁摸索,經過牆角,接著在與入口處相對的牆面發現了明顯的凹陷。
  這裡原本是一道門,此時卻不知道被什麼人關上了。以主隊的行進速度來看,應該早已通過此處。或許是必須開啟什麼機關才能在某種時限內通過,又或許根本這裡面才是陷阱。真是,不管是哪一種,先前派出去的侍衛都應該第一時間回頭報告才對,居然沒一個人回來,該不會一個個都自作主張繼續前進了吧?
  他長吁一口氣,讓自己重新鎮定下來,接著前往右側尚未探索的區域。
  在這裡,夏黃文勘查的速度很慢。雖然已經習慣了此處的光線,在越往深處發光苔癬越少的情形下,謹慎地前進較為明智。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漸漸往下的坡度,又潮濕又傾斜的路面讓他不得不放慢腳步。

  『叩噹。』他的腳踢到某種金屬質感的東西,那空心的物體在斜坡滾落的途中發出匡啷匡啷的聲響,最後『噗咚』地掉進水裡。他蹲下身,用手輔助支撐身體,目光循著那東西滾落的路徑巡視而去。他瞇起眼,發現更前方的地面躺著其他各色各樣的物體:圓盤狀的、長棍狀的、還有一些顯然就是煌帝國士兵裝備的鋼盔和佩劍。

  當夏黃文發現不妙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隨著『唰啦』的破水聲,一條來自某種水生生物的觸手纏上他的左臂。在那瞬間他頓悟那些侍衛到哪裡去了──可憐的傢伙們,被纏上之後八成拋棄掉手中的武器,即使努力抓住地面仍擺脫不了被拖進深水的命運。
  他悶哼一聲,奮力和怪物抵抗,並用空出的右手拔出佩劍斬去束縛左臂的觸手。他的運氣非常好,或許是因為採取蹲踞的姿態,觸手才沒纏上他的腳;若是那樣,他可能一個踉蹌就落得和前人一樣的下場。

  擺脫束縛後,他立刻轉身就跑,邊爬上斜坡邊扯掉還纏在身上的斷肢。然而敵方追上的速度比他想得還快,他才剛爬上平地,身後又傳來兩個水花聲。
  噢不,現在是三個了。

  「滾回去!絕不會讓你靠近公主一步!」其實他很清楚和迷宮生物對話是徒勞,這麼做只是為了堅定他的決心,白話來說就是壯膽。
  他向後一蹬,避開了第一隻的攻擊,另一隻卻纏上他的腰。很快地,第三隻夥同方才撲空的那一隻各自纏上了他的右手和左腳,顯然這類生物善於合作無間。這一次要掙脫比較難,但他仍然保持鎮定,用空出的手取回佩劍,奮力將身上的束縛一一斬去。
  迷宮生物發出難聽的尖嘯,和著咕嚕咕嚕的水泡聲從深部傳出。被斬掉前端的觸手癱軟在地,軟綿綿地縮回水中。

  也就是說右邊才是陷阱。他賭錯邊了,沒有好好檢查那扇門的機關顯然是他的失策,不過在那之前誰又會知道哪邊才是答案呢?
  再這樣下去公主會有危險。現在他只知道這個事實。回到公主身邊後,他立刻收回佩劍,彎身抱起她立刻就是跑。公主沒有察覺他的返回,意識已經再度迷失。雖然他感到心灰意冷,但也只能盡可能地逃,逃離這個房間,逃離眼前的危險。

  夏黃文沒有理會後方傳來的咆哮和更大的水聲,只是一個勁地往來時的入口跑。然而那怪物的怒氣越是高漲,速度反而越是敏捷──他差一點就能拐過轉角了。
  一條、兩條、十數條扭曲的肢體纏住雙足,害他一個不穩倒地。首當其衝的肩膀和手肘震得痠麻,幸而公主沒有受到直接的衝擊。他以還有知覺的左手將她護在懷中,努力驅動右手重新拔劍驅逐敵人。

  他沒有成功。前鋒一旦捕捉到獵物,其他的觸手便一擁而上,將他和她一起纏得幾乎無法呼吸。得逞的瞬間怪物反而很安靜,像是一刻也等不得一樣迅速將他們拖進水中。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