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與少女


自製遊戲東周列萌志衍生同人,儒家代表孔回(孟卿)與女主角周婷妤的溫馨閃光。
本文收錄於《東周不要花心》推廣合本,相關資訊及全文內容請見企劃網站

  失眠…了呢。
  周婷妤輕輕推開舖蓋,無聲地進行今晚第五次的翻身。小小客房的風景她已經看膩,想著或許單調的牆面能讓她的腦袋淨空一點,好集中精神培養睡意。雖然春雪已經開始消融,入夜的氣溫還是不能輕忽。她小小地打了個哆嗦,因為剛才的翻身而讓些許寒冷趁機偷溜進來。她縮起膝蓋,並且伸手把舖蓋往身上捲緊一點。

  好幾種情緒在心中交戰著。有興奮、有焦慮、有不安、有惆悵。有點像是第一次離家到台北生活的感覺,但此刻的不確定感比那巨大很多倍。

  臨淄,雖然這個月來已經提過不少次,然而這個地名對她而言仍然是很陌生的概念。不只是未知感讓她不安,對於這個充滿人情味的小小旅店,怎麼說也產生了點感情。可是,她終究不能止步不前;即使前方充滿未知,即使這趟單向旅程將帶她到很遙遠的地方,一個她完全陌生的地方。

  別傻了,周婷妤。都已經橫跨台灣海峽、飛越了兩千三百年,這點距離還會怕遠嗎?總而言之當作爬山健行,咻一下就到達目的地了。就用這股氣勢。

  沒問題的。這次自己不是一個人。


  這一天,周婷妤依然遵循這個月來養成的習慣,清早即起準備旅店的例行事務,同時注意到店裡的房間又空了幾間。不過,這個山中小旅店的客人本來也就不多就是了,只是眼前這番冷清的景象莫名加深了她即將上路的現實感。春天來了以後,蕭條的就是這個傍山而建的小村莊了。雖然在暖和的季節中停駐的客人會少許多,但是來往的車馬會以另一種方式活絡這個交通要道吧。

  周婷妤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反覆確認自己的行囊。青石關昨天就已經開放了,但為了幫忙小藍家裡的關係沒有立刻出發,她也因此多出了一些時間和昔日照顧她的村民道別。子聚在關口開放前一天便抓著仲翔來話別,鄒青月則是又來糾纏她一次是否真的確定不要和他同行。游光的話,現在應該還在到處幫忙吧?希望他別因為別人的事拖延自己動身的時間就好。韓寧……一如既往的神秘,大概早就一聲不吭地出發了吧?

  她想她應該會懷念這段鬧騰的日子,卻也僅止於懷念。和他一起的話,往後的路是不會覺得寂寞的吧。想到這裡,周婷妤的心中竄起一股暖流,感覺似乎增添一分踏出第一步的勇氣。幸好這裡沒什麼像樣的鏡子,不然她應該會看到一個宛如偶像劇女主角發著花痴的純蠢少女。
  她終於拍拍臉頰,停止不切實際的妄想,拎起大包小包前往約定的地點。


  周婷妤還沒有習慣這裡的計時,所以她總是抓個大概,然後儘量提前一點;但是,對方卻比她還要早到。她才剛踏進大廳,那個人的目光便精準地捕捉到她的身影。

  「早安,」孟卿為她送上朝氣滿滿的笑容,接著卻稍稍地遲疑、「……婷妤姐姐。」
  「早啊。」婷妤自然回應,假裝沒注意到對方的停頓。
  「抱歉、你等很久了嗎?」
  「沒有很久。倒是婷妤姐姐……妳的行李看起來會有點辛苦呢。」

  果不其然,她的行李非常引人注目。婷妤聳聳肩,無奈地解釋:「唉呀,都是大家太誇張了啦。這個怕我吃不飽、那個怕我穿不暖,衣服啊乾糧啊都給我塞了一堆,差點要關不緊包包了。」
  「因為大家都喜歡婷妤姐姐呀。」
  孟卿依然溫煦地笑著,別人說來是恭維的話從他口中說出卻是無比真誠。婷妤心臟冷不防漏跳一拍,這句話害她想起了那個積壓很久的疑問──

  『我很喜歡周姐姐。』
  ──那句話到底,是哪一種喜歡啊啊?

  那個時候,看見孟卿失落的樣子,忍不住衝口而出『我和你也很合得來』,意識到這種話的不負責任時已經來不及了……然而,孟卿給她的回答卻完全出乎意料。至今想起當時心口電擊般的悸動,胃底還會泛起一種麻痺感……大概就是從那時候起,看待孟卿的方式從輕鬆甚至有點半開玩笑,變得有那麼一點……介意了起來。

  周婷妤知道孟卿並沒有特別的意思,卻因為想起這件事而臉頰狠狠發熱。她頓時手足無措,接著從餘光瞄到了救星──
  「啊!那個、在出發之前,我還要和老闆娘說一下話。」
  「沒問題。我也得和老闆娘道謝,一起去吧。」

  周婷妤語塞,卻沒有立場阻止,只好點點頭,轉身加快腳步往櫃台走去,像是刻意要忽略他的存在。

  「婷妤呀~阿姨會好想妳的,到那邊記得託人帶個消息回來,讓我知道妳平安……」
  「沒問題,老闆娘。我也會很想念妳。」
  周婷妤伸出雙手誇張地和老闆娘來個熱情的抱抱。
  「還有啊,路上可要小心哪。躲了一個冬天,現在山裡的盜匪正肆虐呢,可能的話儘量跟著商隊走,知道嗎?」
  「知道。」
  「還有啊,一定要提防陌生人。對妳親切、看起來又單純,不代表就是好人。妳一定要謹慎點。」
  「呵呵。老闆娘,那妳對我這麼親切,豈不也是壞人了?」
  「傻姑娘,怎麼拿阿姨跟那些騙徒比呢!唉唉,阿姨是擔心,一個女孩子家的,就這麼單獨上路實在是很危險哪……」

  老闆娘真的是愛操心。確實,若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她也不敢就這樣上路;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

  「不要緊的,我有孟卿一起同行。」周婷妤信心滿滿地說。
  「啊呀、是這樣嗎?」
  「老闆娘,請您放心,」剛才一直沉默的孟卿加強補充,「我們會平安到臨淄的。這些日子受您關照了。」
  「客氣客氣。不過,是孟卿哪……」老闆娘若有所思地拖長尾音,連周婷妤都聽出話中有點不信任的味道。

  「唔,也好啦。不管怎麼樣,你們倆可要互相幫忙呀。尤其是婷妤……」
  「啊?」
  「妳是姐姐,要好好照顧孟卿,知道嗎?」
  等一等,有哪裡搞錯了吧?還以為老闆娘終於要結束尷尬的話題,沒想到接下來的發言讓被點名的婷妤更加哭笑不得、忍不住抗議:

  「老闆娘!」
  孟卿和婷妤異口同聲。而孟卿不愧是修養好,音量上就是比她溫文許多,讓她不由得慚愧地閉上嘴。
  「……真是,請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
  孟卿苦笑著聲明,窘迫的樣子讓婷妤想起學堂中被孩子們鬧的那時候。
  「再怎麼說、我也是從魯國旅行到這來的……」
  「啊呀、但那不是游光陪著你一起來的嗎?」
  「這個……我在和游光大哥結伴之前是一個人的呀,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
  「但是現在你還得帶著婷妤,不能只考慮你自己。你有自信能保護好她嗎?」
  「我……」

  婷妤一直悄悄注意孟卿的表情。他連困窘的樣子都是那麼溫文,害她竟萌生其實也沒那麼急著解圍的念頭……不過、到這地步還不跳出來救援的話,那就太不上道了。

  「好啦、老闆娘,別欺負孟卿了。我們會沒事的。」
  「……好吧。」老闆娘似乎終於願意放過他們。
  「阿姨或許是說得太過了點,不過也是替你們考慮現實呀。男孩子啊,可要爭氣一點,不要讓女孩子像阿姨這樣辛苦、獨自一人扛起家計,那就太沒擔當了……」
  「等一等、老闆娘!妳現在在說什麼啦!」


  離開旅店時,周婷妤有種總算解脫的感覺。原本啟程時忐忑不安的情緒,被這麼一鬧早就溜得不見蹤影。然而不可思議地,明知是在胡鬧,她卻莫名感到窩心。不僅如此,總覺得好像還被喚醒了某種責任感似的。

  不過,身旁的人似乎就不是和她同樣想法了。
  孟卿並未像平時一樣親切地並肩同行,而是刻意保持在她前方幾步領路,兩人維持著有些隔閡又還不到疏遠的微妙距離。

  「等我一下、孟卿。」
  孟卿依言停頓了一下,等她跟上之後,卻又頭也不回地恢復先前的速度繼續走。
  「啊、等等,停一下啦。」

  孟卿聽話轉過身,才看見婷妤氣喘吁吁的樣子,驚訝之餘油然生起一股歉疚。婷妤緩緩抬起頭,迎上孟卿耐心卻有些疲倦的笑臉。

  那是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
  周婷妤不得不承認,有時候她的確是蠻粗心的。但就算再粗心,也能感覺到剛才的『調侃』已經有些超出戲謔的程度。說不定其實孟卿並沒有放在心上,然而雞婆如她不可能就這樣不管。因為她知道,被別人否定的感覺是很難受的……
  就像她小時候一樣,明明已經達成了功課的要求,也發誓會好好保持聯繫,爸媽卻還是不讓她單獨和朋友出去玩……唔,這兩件事好像並不在一個等級上。但是、總之!那種明明自己有能力、卻要被固執的大人看輕的感受是一樣的吧?

  「孟卿,你……怎麼了嗎?」
  婷妤捂住胸口調勻呼吸,眼神則與孟卿的視線直接交會。在她的關切攻勢之下,他終於鬆口。
  「嗯……果然瞞不過周姐姐呢。」孟卿苦笑。
  「哦~抓到了!」婷妤誇張地提高音調,彷彿小學女生抓到男生打掃偷懶時的神氣模樣。
  「不是說別再叫我『周姐姐』了嗎?」
  「啊、這個是…」孟卿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口誤,狼狽地笑笑,「這是意外,不能算數。」
  「好吧,這次就饒過你。」看在孟卿一副求饒的表情就算了。「然後呢?」

  孟卿垂下眼簾,似乎猶豫著如何開口。
  「說吧,在想什麼?」婷妤催促。她還沒忘記開啟話題的目的。
  「嗯……也沒什麼特別的啦。有機會再說吧。」
  「真~的~?可疑喔……」孟卿居然跟她打馬虎眼,這下非得追究到底。
  「嗯。真的。」
  孟卿似乎打定主意要結束這個話題,因此她要不是放棄,要不就是另尋出路。

  ──什麼樣的表現才是小孩子,又要成熟到什麼程度才會被當成大人呢?

  設身處地來想,孟卿當然是會介意了,就連像她這樣的天真少女被這樣看待也不會太高興。況且蹴鞠大會那天晚上,孟卿才提過類似的問題……而她那時候的回答,實在是有夠爛的。

  「孟卿,你聽我說。」婷妤上前一步,手搭上孟卿的肩,讓他倆的視線互相齊平。
  「……我沒有把你當作小孩子喔。相反地,我這個『姐姐』還需要你多擔待呢。」
  「婷妤姐姐……」
  「況且最近我真的覺得,你比我要成熟太多了。我在你這個年齡,每天擔心的最多是隔天的考試;來到這裡之後,考慮的也只是每天的雜務和自身的溫飽。而你,卻已經在為人民和國家著想……」
  說到這裡,婷妤有些尷尬地搖搖頭,「或許我虛長你兩歲,但如此比較起來,我才是長不大的那個吧。」

  「沒這回事。」孟卿連忙接口,讓她嚇了一跳。
  「我才是……又再次被婷妤姐姐鼓勵了呢。」
  「再次?……呵,你是說小藍的事嗎?」
  「不只是這樣。」

  「呃?什麼意思?」
  又來了、又是那副燦爛無邪得令人無法直視的笑容。不只這樣,那又是哪樣?婷妤一下子被弄糊塗了,或許、是氣氛使然吧……

  「能不能……具體說說看呢?」
  「具體來說嗎……應該是各方面吧。」孟卿刻意停頓。

  「……有妳在,真是太好了。」

  婷妤頓時產生一股錯覺,彷彿孟卿的笑容才是這冷冽初春最溫暖的熱源,取代無力的日光,將她的臉煨得紅紅的。


  「我們到了。」
  在前往青石關的路上,他們又恢復了平時的並肩同行。這段路婷妤幾乎是心不在焉地走著,因此感覺上比預想的還快到達目的地。
  在孟卿的提醒下,婷妤才回過神四下張望關口的景致。雖然他們晚上一天才出發,但從現場群聚等待的商隊行人來看,似乎通關的人潮還未疏通完。

  「婷妤姐姐,這裡太擁擠了,請把一些行李給我,我幫忙分擔。」
  「你沒問題吧?」
  「當然。別小看男生的力氣。」
  他們有默契地相視而笑。婷妤依言將左邊挽著的袋子取下,孟卿接過後俐落地將沉甸甸的行囊甩到左肩上。
  「──還有,手。」

  婷妤一下子愣在原地,好半天反應不過來,眼中透出猜疑與無助。孟卿似乎沒有接收到她眼神中的訊息,只是氣定神閒地補充。
  「這樣比較不容易走散。」

  該說是驚恐嗎?孟卿又再次成功地令她心跳失去節拍。這孩子……從哪學會這招的?!啊不對、剛剛自己才說不會把他當孩子看待來著……。
  婷妤仔細端詳他的表情,卻只能從那雙眼裡找到純粹的關心。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婷妤乖順地交出手,摒除心中無謂的雜念,然後假裝不介意他與她交扣的手指。奇妙的是,有那麼一瞬間,『男女授受不親』的思想居然在她這個現代人的腦袋裡大作警報。然而,這個概念很快地就和兩人的身影一起淹沒在熙攘的人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