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翼

【Unlight Fantasia】企劃稿之一。
這是一個圖文企劃,我負責的是角色文案部分,企劃網站已於12/11公開。

  阿修羅沒有父母,很早他就認識了事實。養父母的面貌早已模糊,他卻清楚記得他的『姐姐』--卡瑪娜。「人有獲致幸福的權利。即使是你也能過平凡幸福的人生。」開朗的她總如此聲稱,並要他如同一般人交際來往,親切到令人厭煩。

  後來發生的事情,證明卡瑪娜是錯的。

  六歲時他們被空賊劫掠,誰叫他家位於監視目標的絕佳制高點呢?卡瑪娜一家被殘忍殺害,平和的日常亦從此於他生命中消失。

  人有獲致幸福的權利,那卻是在未被命運遺棄的前提下。血腥、痛楚、欺詐、弱肉強食,成了他年幼歲月的真實。在盜賊窩這個殘酷舞台,阿修羅憑藉天生的直覺與本事,掙脫命運的操線、活出鮮明而難以撼動的自我。

  十六歲那年,阿修羅戮下首領的頭顱成為新領袖。若說復仇之後只剩空虛,為何此刻他會感到如此甜美呢?一定是、他早就超越了那些吧。「生存下來的才是勝者」、「唯有勝者才能生存下來」,這道邏輯謬誤的命題卻是他生存至今的真理;而今夜的勝利僅僅是第一步。更多,他還要更多。

  在血腥的成人禮後,阿修羅領導的空賊團形成人人聞之色變的陰暗勢力。和一般盜賊擄人勒贖或變賣的行徑不同,阿修羅的目標僅有眼見為憑的財富:劫掠一空、不留活口。縝密的規劃、迅雷般的行動,使動向難以被追蹤。偶有同黨不慎落網,為了守密也會被搶先處決,作風徹底而冷酷。

  「頭兒,一切順利。」鬼道騎著座騎『飛足』回報。阿修羅示意後便駕著翼狼『夜眼』落在塔頂。越往城堡深處,打鬥的痕跡就越凌亂。這戶人家的守衛想必令主人很頭疼吧。阿修羅從不限制部下做想做的事,只要任務確實達成,額外的獎勵他並不過問。然而此刻吸引他視線的是簇擁在嬰兒床邊的小子們。

  「新人,別動娃兒。」雷火戰技並不拔尖,管人方面卻很有一套。
  「可是…不能留活口…」連命令都不懂聽的崽子,不曉得能撐多久呢。
  「……浪費時間。」阿修羅輕蔑冷哼,眾人則在雷火誇張的手勢下一哄而散。

  「若你也有挑戰命運的能耐,」阿修羅離開前回望最後一眼,「我等著。」


  『連生存都做不到的無能者,被奪去一切也是應該。』-阿修羅【災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