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天

2013耶誕賀之二、霍普中心。
時間點也是寫在本傳之前。
埃斯特海姆太太我喜番尼(*´Д`*)
唉,其實我寫得好有罪惡感,越溫馨越是在幫媽媽插旗啊(つд⊂)

不重要的小註解:
FF13沒有耶誕節所以用冬令節的概念取代,此外設定並沒有說帕魯姆波魯姆是否會下雪(?),純粹是作者的胡亂臆測



  「太太,美麗的太太!」
  因應男子激昂的呼喚,大街上不少女性(其實還有少許的男性)不禁好奇地轉過身注視聲音的來源。但大部分的人在瞧見男子手上的寫字板後,幾乎立刻就警覺地回頭往原來的方向前進。或許是運氣不好位置不對,又或許是和善的本性作祟,在被推銷員精悍的目光逮住時,諾拉‧埃斯特海姆就失去了裝傻離開的良機。
  「唉啊……是在叫我嗎?」諾拉並沒左顧右盼是否有其他更可信的目標,只是下意識地對那熱切的視線做出反應。
  「對,就是您!美麗的太太!」見到自己亂槍打鳥居然收到反應,推銷員立刻見獵心喜地上前搭訕,準備說明問卷調查的目的和附加的客製化分析之類的東西。

  天哪……又來了。霍普沉重地嘆了長長一口氣。媽媽也真是的,明明裝作沒看見走掉就好了,居然還對那種無聊的稱呼作回應,都不會覺得厚臉皮嗎。
  少年抬頭看著兩個高自己許多的身影,母親一手撫著臉,狀似專注地聆聽,看不出來是真的有興趣、還是只是在找機會打斷。而那個無聊男子,看上去才二十來歲吧,則是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家品牌,不時還穿插著一些閒聊話題企圖在某個部分戳中目標的興趣。

  「媽媽、我肚子餓了──」霍普扯扯母親的手臂,充分利用孩子的優勢作出天真的樣子,「趕快走吧,爸爸還在前面等我們耶。」
  「啊、真的耶。」母親先是訝異地看向自己,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感嘆,接著轉頭婉謝,說是下次有機會再談云云。

  「大哥哥再見。」拉著母親離開前,少年意味深長地看了推銷員一眼,很有禮貌地補上一句:「冬令節快樂!

  在難得的節日還要工作的人,一定不會太開心吧。和母親走在帕魯姆波魯姆繁華的商業街上,霍普一個人默默想著,同時品味惡作劇的快感。可是,這股竊喜很快地就消失不見。
  不只是工作的人啊。還有那些因為被「重要的工作」所排擠的家人,又有誰會快樂了?
  果然,最討厭傍晚的電話了。可是縱使再討厭,也無法改變訊息帶來的事實。

  「我說霍普,爸爸他啊──」
  「知道啦。」霍普唐突打斷,查覺到話中的冷硬,才弱下聲音補充,「我有聽到電話。」
  他已經懶得管這次又是什麼事態,反正爸爸總是有千百種推不掉工作的理由,事實上他們也好幾年沒有一起全家過節了。無所謂,反正就算現在和爸爸一起同桌吃飯,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老實說還鬆了一口氣呢。

  「那,今天就拜託霍普陪媽媽了唷。難得沒有爸爸囉嗦,霍普想吃什麼呢?」
  「呃?就吃原本預定的那家就可以了吧。」霍普知道母親一定早就訂好了餐廳,而且是毫無必要的三人位。他刻意讓『爸爸一直都不管我們吧』的念頭飄過腦海,畢竟為了不在場的人而破壞心情實在太不划算。

  「真的那家就可以了嗎?不是肚子餓了?」
  「其實還好啦。」面對母親的關切,霍普真不知道該感到溫暖、還是該為把他的演戲當真而感到憂心。
  「我都可以,媽媽妳決定就好。」
  「好!那就聽媽媽的囉。出發──」
  他掙脫母親壓低毛織帽的手抬起頭,滿足地看著那重新綻放的笑容。

  要是不負責任的爸爸讓媽媽感到寂寞,就由他來負責補償。只要能讓媽媽露出這樣的笑容,犧牲一點小小的任性也無所謂。因為在這世界上,沒有比媽媽更重要的了……。


  「嘩啊……下雪了耶。」
  隨著母親的驚呼,逸出口的霧氣和話音一起消融在寒冷的空氣中。看著媽媽大驚小怪的模樣,霍普不禁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這幾天不是一直都在下嗎。」
  「不一樣呀。你看,這樣的時間這樣的景色,配上了下雪,不是才有過節的氣氛嗎?」
  順著母親的視線望去,熙來攘往的人潮和五彩斑斕的街燈,在落雪的點綴下,每個人的臉上都折射出幸福的光暈。霍普還記得在帕魯姆波魯姆的形象廣告裡,一定會有這樣的一幕;繁榮的商業重鎮同時也是居民引以為傲的樂園,從來沒有人會對這點抱持懷疑。

  「的確是呢。要是在這個時節法爾希偷懶不下雪,那可就傷腦筋了。」
  「欸?跟法爾希有什麼關係?」
  「因為是商業都市啊。」霍普抬頭望著困惑的母親,一派輕鬆地笑著說,「要是天氣不符合節慶的話,會少掉很多商機吧?」

  「唉,怎麼會這樣,我的兒子一點都不浪漫──」少年天真的臉蛋因為母親的揉掐而變了形。「想法居然這麼世故,到底是誰教你的呀?」
  「是媽媽太少女心了啦。」等母親放開臉頰,霍普才義正詞嚴地吐槽,接著敏捷地躲開撲過來的臂膀,完美地迴避了一把熊抱。


  距離回家還有一些時間,在母親的堅持下他們又繞到娛樂廣場,『好好珍惜難得的時光』。真是,明明就在居住的城鎮裡,任何時候想來都可以不是嗎。霍普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說服母親別去玩那些幼稚得要死的遊樂設施,自己早就脫離那個年紀很久很久了。

  好不容易,他們總算只是捧著熱飲,在露天咖啡座坐下來靜靜地聊天。
  霍普注意到,這種時間還在這個區域逗留的,不是熱戀中的情侶,就是沒有家累的獨身人士。像他們這樣以家庭成員為基礎的,似乎就沒有其他人了。他再次將父親的身影趕出腦海,捧起杯子啜了一口熱可可,讓氤氳的霧氣掩飾皺起的眉頭。然後無意間瞥見街角的一對小小情侶。

  雖然因為角度的關係看不清女孩的長相,不過從那男孩的身高判斷,年紀大約和自己差不多大而已。說不定還是學校的某位同學呢。不過,那都和自己無關。大人們似乎稱這個年紀的孩子正處於思春期階段,實際上,在同儕之間已經有不少人產生發作的癥狀。還沒淪陷的,也老是對類似的話題有異常高漲的興趣。
  霍普想起上個月艾莉妲來送他歲末發表會邀請卡時的情景,當時在場的男同學們也是鬼哭神號地大呼小叫了一番。『喂喂、那是女校的吧,介紹一下啊』、『看制服是音樂科的欸,意外地了不起啊』,諸如此類,盡是些讓人受不了的麻煩事。

  戀愛什麼的,才沒有那種興致呢。明明連最親近的人的幸福都還沒有能力確保不是嗎。至於那些鬧到家庭革命的,更是蠢到無藥可救。雖然還沒有認真地思考過,不過要是有機會遇見重要的那個人,自己一定要先準備好才行。除此之外,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優先考慮那個人的幸福。
  自己才不要變得像爸爸一樣。

  突然的一個念頭,連自己都還沒意識到就不小心說出口了。
  「爸爸是……媽媽的初戀嗎?」

  「咦咦咦咦──?」
  原本還祈禱隨口吐出的絮語不會傳進媽媽的耳朵,不過看那誇張的反應就知道事情已經來不及挽回。帶著一絲懊惱,霍普小心翼翼地將視線移往母親身上,接著因為眼前的景象差點就把熱飲打翻。

  「拜託、媽媽,妳幹嘛臉紅啊──」
  這把歲數還像個少女一樣,搞得自己也有點在意了。

  「嗯?真的耶,臉熱熱的……啊!霍普你不也是嗎?」
  「那是因為天氣冷啦。」
  霍普立刻無情反駁。也不知道是尷尬還是出於問錯問題的羞恥,少年將臉轉向一旁,彷彿突然對經過的車輛產生極大的興趣,怎樣也不肯回頭看自己的母親。

  「霍普?哈囉?有人在家嗎?」
  少年動搖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不去理他們家姓氏的雙關玩笑,繼續保持視線朝外。

  「霍普,看媽媽這邊嘛──」
  「什麼事啦。」他終於妥協。
  「或許是媽媽想多了……該不會、霍普有在意的女孩子吧?」
  「──沒這回事!」

  再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班上的女孩子又輕浮又沒主見,層次完全不比男生們高出多少。電視上說女生比同齡的男生來得早熟,就身邊的樣本而言根本是神話。等等不對,為什麼我要考慮這個?話題竟然被轉移了──

  「媽媽妳耍詐!」
  意圖被發現後,母親立刻爆出一陣無可遏止的開懷大笑。霍普有些窘迫地等媽媽平靜下來之後,才不甘心地將話題拉回原本的疑問。

  「嗯──傷腦筋,這可是少女的心事呢。」
  霍普發誓當下真的很想翻個白眼。

  「那這樣好了,等霍普交到了第一個女朋友,媽媽就告訴你。」
  「啊?那算什麼啊……」
  「而且呀,要帶回家的才算數喔。在外面偷偷摸摸交的,媽媽可不承認!」
  「……喔。」霍普不置可否地嘟噥了一聲。

  「真期待耶──霍普喜歡的女孩子,會是什麼樣子呢?」
  「不要期待那種事啦。」有夠不切實際的。
  「對了、明年去看煙火時,就這樣許願吧:『希望霍普喜歡的女孩子快快出現』,如何?」
  就算對煙火許願也沒有用的吧,媽媽盡是迷信些怪東西。真不知道媽媽在急什麼,未來的日子還長得很不是嗎。肯定只是想開自己玩笑而已。
  可是,媽媽看起來很開心。

  明明離暑假還有半年的時間,媽媽就已經開始規劃全家旅行,說是這次絕對要三個人一起出去。真正的企圖是再明顯不過了,正因為如此,他的內心深處才對那趟旅行有一股沒來由的抗拒。
  不,其實他很清楚原因是什麼。
  如果那是媽媽的期望,如果能讓媽媽露出笑容,那他稍微忍耐一點也沒關係。
  他也稍微期待一下夏天的波達姆之旅好了。

  霍普看著漫天落雪,覺得那好像還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