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之島

CP:古魯瓦爾多 X 多妮妲
TAG/標題:罌粟花、瓢蟲/忘卻之島

很喜歡暗黑塔的劇情 拌嘴什麼的超讚www
這篇文也想寫出那樣的氣氛。
唰啦啦、唰啦啦
看嘛,猜猜紅色月牙會出現在哪?

滴答答、滴答答
聽嘛,天空正下著紅寶石的雨唷?

所以呀、所以呀──

忘卻吧、忘卻吧
就不會再痛苦了唷──

起舞吧、起舞吧
不和我一起玩嗎?
──親愛的王子殿下。



  古魯瓦爾多看著多妮妲接連斬下兩個頭顱。

  原本那人偶就很享受戰鬥,在面對雙頭巨犬的此時更是顯得神采飛揚。血紅鐮刀飛快地起落,魔物在接近之時立刻就被撕裂成殘破的玩具。然而空氣中飛舞的不是棉絮,是真實的血肉。

  血花從鐮刀開出的口子中噴湧而出,像煙花,也像少女的裙擺,殷紅的、蓬鬆的裙襬,

  ──如今卻沾滿了血汙綴成的斑點。


  那讓他想起野地裡常見的那種昆蟲。圓形的、紅色的、有著各式黑色斑點。『這種蟲子叫做瓢蟲。』在放逐之後才首次見到這種生物,某個多管閒事的傢伙似乎是這樣說明的。儘管自己對那些知識不感興趣,有些枝微末節卻還是不幸地在腦海中留下了印象。

  血花依舊噴綻著,模糊搖晃的邊緣就像被微風吹顫的罌粟,如此妖異,如此迷幻……


  他幾乎就要忘了那個感覺有多醉人。


  筋肉切斷的質感、骨骼碎裂的聲音……血的腥羶聞起來不甚愉悅,但是劍鋒砍在那上面的觸感──非常好。

  對於那股歡快的冀求螫伏著、騷動著,如湧起的漲潮。慾望像羞澀的少女扯著衣角呢喃純潔卻魅惑的低語……



拋棄吧、拋棄吧
那對於生的焦躁唷──

揮舞吧、揮舞吧
難道你不期待嗎?
──那在血腥中才能成就的自由。



  「呵呵呵呵。」銀鈴般的巧笑漾滿得意。凶煞的巨犬在攻擊的效果下已完全被癱瘓行動,任憑宰割。

  大狗很蠢。雙頭的大狗就有兩倍蠢。多妮妲心想。接著放聲大笑。

  ──太弱了,太弱了,全─部都、不堪一擊。

  少女舉起和她齊高的血色大鐮,準備收割下一對頭顱,突然闖進的劍影卻搶先一步。濁血高高濺起,潮濕了爬滿塔頂的黴。

  「喂、」少女不滿地抱怨,「誰准你插手的?礙事的傢伙。」

  「那邊那個,」不速之客的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妳的同類。」
  而且還撒謊得不愧不慚。

  「別、把、我、和那孩子相提並論!」她更大聲地抗議。
  而他只是聳肩。然後直視著深暗彼方閃現的惡毒目光。


  「…最後了。」他向前一步,站在她的身前,提劍、姿態滴水不漏。
  「別妨礙我。」她一躍,落在他身邊,金黃的髮尾輕輕掠過他的肩。

  「何不各憑本事?」
  「才不要。你每次都耍賴。右邊的給你。」
  「…成交。」
  「一言為定。」



唰啦啦、唰啦啦

  一劍一鐮,飛逝閃現。

滴答答、滴答答

  塔裡又下起了雨。最後,歸復寧靜。


「-完-」